今天:

【校友风采录】文硕:原创音乐剧的普罗米修斯

来源: 宣传部 | 发布日期:2012-09-25 访问量:

    文硕,湖南人,著名会计学者,品牌营销及音乐剧专家,曾任用友App集团副总裁、北京光线电视传播企业副总裁、海南博鳌亚洲学问传媒研究院院长等,其先后跨越会计审计,出版发行,广告营销,电视娱乐及音乐剧五个行业,均作出了杰出贡献。1979年考入北京商学院,1983-1987年任职于中国农业银行总行;1987-1990年任职于国家审计署;1989年被提名为全国劳动模范。1990年辞职,出任用友App集团副总裁。于1993年创办由北京纵横商务管理研究院、北京纵横学问有限企业和北京三木广告企业组成的北京纵横学问产业体系,将学问与产业联婚。2001年,出任北京光线电视传播企业副总裁;2002年,任海南博鳌亚洲学问传媒研究院院长;之后出任北京智扬公关企业首席顾问、中国唱片总企业华夏演出企业首席娱乐官、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音乐剧专业客座教授。

 文硕先后赴香港中文大学、台湾淡江大学、东吴大学、台湾大学和逢甲大学访问讲学,著有《中国音乐剧史》、《图书营销传播》、《影片营销》、《明星包装策略》和《学问市场策划》等,并主编或总策划《三木广告丛书》和《三木学问市场文库》,先后入选英美《国际终身成就奖》、《500位国际影响人物》。他是CCTV《同一首歌》首席品牌策划、湖南卫视“超级女声”的顾问、阿里郎组合所属企业首席顾问等。现正在筹拍大型音乐剧影片《阿诗玛》,主持与云南、西藏、内蒙古鄂尔多斯市、赤峰市歌舞剧院合作的民族音乐剧舞台剧项目,他还是音乐剧小剧场和酒吧全国连锁计划的发起人。

 1993年文硕入选中央电视台第一批“东方之子”,并在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栏目接受白岩松专访。

活了五辈子,一辈子是一段因缘

文硕的好朋友叶茂中是著名营销大师,他说文硕活了五辈子,一辈子是一段因缘,痴迷音乐剧之前的每一段都是在最好的时候戛然而止。他指的是文硕迄今为止所涉足的领域。1983 年,文硕毕业于北京商学院(现在的威尼斯赌场所有网站)会计学专业。大学期间他已“成名”。新生入校,学校要求选学第二外语,文硕选了日语,因为老师说,中国与日本在会计学方面有很多交流,文献比较多。选学日语的同学大多浅尝辄止,文硕却在大三那年做了一件让老师和同学刮目相看的“大事”,他一个月独立翻译了日本学者三泽一的30万字著作《审计学》,这是当时国内第一本全面先容世界审计学发展的学术译著。那年,审计署刚成立,他也才 20 岁,已经开始挣稿费。

毕业后,文硕分配到中国农业银行总行工作,四年后调入国家审计署。这时的文硕已经有了《文明古国的会计》、《西方会计史》,以及他主编的《世界会计审计名著译丛》(第一、第二辑),这套书被当时的会计审计学界认为堪比“立信会计丛书”的学术地位。1990 年他离开审计署之前的最后一本学术著作是《世界审计史》,这本书的国家审计史部分被翻译成日文,在日本出版,与 24岁那年编写的《西方会计史》遥相呼应。

人生的很多事情缘起于一念,缘灭也在一念之间。如果留在审计署,以后的道路会怎样?文硕说:“当年我勤奋科研,几位审计长非常看重我,后来提名我当全国劳动模范,树立为审计系统的楷模。但那时候正是我会计审计理想全面爆发的时候,觉得要实现‘世界正走向大家,大家应走向世界’的目标,有太多的事情需要马上做,但国家机关的特点是按部就班,许多学术设想不可能马上实现。这样过一辈子我不愿意,我希翼活得更刺激、更有挑战性。”于是, 1990 3月,也就是用友从服务社注册为企业的前一个月,文硕应王文京之邀,主动退掉审计署分配的住房,谢绝审计长的亲自面谈挽留,放弃各种优惠条件,甚至失去公职,几乎“净身”地离开了审计署,加盟用友,成为用友企业最早的四位总裁之一,并成立“用友现代会计审计研究所”,兼任所长,开新中国建立民间会计学术机构之先河。同一年,他策划了名为“中国与世界: JUST NOW ”第一届国际会计研讨会,国际会计学会主席保罗·加纳博士专程参会。第二年,举办第一届海峡两岸会计审计研讨会,打破两岸以前互不往来的隔绝状况。他还策划并出版了一系列中国会计审计图书,如《会计审计博士文库》。所有这些会计改革“思想库”活动,为早期用友的成长壮大,发挥了极为重要的品牌提升作用。用友现任副总裁吴政平评价说:“ 当年用友在研究所投资的30万,由于文硕的卓越表现,发挥了数百万的品牌价值作用。”

和用友的因缘终止于 1993 年,文硕瞄准了出版业。他注册了自己的企业,成为一名民营书商。文硕真正的“原始积累”从这时开始。那是经济体制改革迅猛无比的时代,文硕策划推出了会计审计、新税制、实用管理、期货证劵、投资银行、现代企业制度等系列丛书。他出版的经济改革新书总是先于其他出版社,由他策划、组织、包装和营销推广的图书达 500 余种。“迎接会计风暴”的会计图书营销活动,可以说是他的出版生涯中最为得意之作。当时,在王府井一条街上,销售势头能和麦当劳媲美。“我是挣钱比较早的书商之一,那时候只要是和经济改革有关的书我就做,只要做出来一定赚钱。我曾一度以为那时候赚的钱一辈子都花不完呢……”文硕这样形容他的那个“大款”时代,那时候他还不知道有一天他要倾尽所有去圆另一个梦。

有了第一桶金,文硕的胆子大了,他开始涉足广告营销和娱乐产业营销。创办了在当年的全国颇有知名度的三木广告企业,此后又提出了“首席娱乐官”的概念,其内涵是“把生意做成娱乐,把娱乐做成生意”,并推出了中国第一批有关学问产业营销方面的专著。

文硕也曾是很多大型娱乐节目的品牌顾问和公关顾问,其中不乏《同一首歌》、《超级女声》、《我型我秀》这样一度炙手可热的电视节目。沿着任何一条路一直走下去,他都可能收获更多。

“但我还是停下来了。”文硕说,“我经常问自己,还能做什么?我有钱了,只要一直做下去,一直会挣钱,越挣越多,然后呢?然后老了,回头看看,我的大半辈子在做挣钱这件事,因为之前打下了江山,后面就是好好地把江山坐一辈子,我不愿意。我觉得人活一辈子有比挣钱更重要的事需要大家去做。”

寻求全新载体:打造歌舞娱乐王国

追溯起来,文硕最初并不是一个音乐剧的爱好者。“我第一次观看音乐剧是在1998年,当时是日本四季音乐剧剧团到北京剧院来演出,当时中央戏剧学院黄定宇老师邀请我看去彩排那场演出,碍于情面,我去了。记得这部音乐剧叫《美女与野兽》,这也是我对音乐剧第一个直观的印象。但在自己的头脑中还没有树立要做音乐剧的概念,或者说,当时我还谈不上是音乐剧的爱好者。”说到这,文硕笑了。也许他自己也在想,为什么当时他没有马上想到今后自己竟然成为了中国音乐剧“正宗传承”的始作俑者。

对文硕冲击最大的,是他主动去看音乐剧的那一次。也正是那一次,他的脑海中突然坚定了要开发中国音乐剧娱乐产业的想法。“突然有一次我心血来潮,乘飞机去上海大剧院看了一部音乐剧《悲惨世界》,那是我近距离观看音乐剧,这部音乐剧给我一种强烈的震撼感,我当时就觉得,只有音乐剧才是表现人类内心感情的最好载体,”

从那时起,文硕开始关注音乐剧,进而研究音乐剧。在他的思想完全投入到音乐剧中时,他突然发觉,自己对此竟是如此钟情,以至于产生了要做的念头。

“我看好中国的音乐剧市场,就是看好它比其它舞台剧和类型片更多元的娱乐元素:好听的歌曲、好看的舞蹈、帅哥靓美、绚丽的舞美,尤其是音乐,只要作到位,它是最具市场穿透力的。”

音乐剧背后的产业化潜力,激励着文硕从娱乐营销进入音乐剧这个新奇的行业。一方面,他自己投资100多万,企盼通过亲自打造音乐剧《爱我就给我跳支舞》,探索“正宗传承”的原创华语音乐剧的标准与模式,另一方面,他又试图通过整合自己的企业财经、广告营销、娱乐和音乐剧资源,一步一步地实现歌舞王国之梦。“文硕创意音乐剧”开始浮出水面。

2005年,对于文硕来说,是个值得纪念的一年,他将一部充分体现中国、百老汇和好莱坞智慧的首部音乐剧歌舞影片----《爱我就给我跳支舞》概念CD专辑奉献到观众面前。这是他打造自己歌舞娱乐王国的王牌武器,也是一套丰盛的歌舞大餐。

为了拍好这部音乐剧影片,文硕聘请了号称内地五大音乐制作人之一的李杰操刀,担任音乐制作人。创作团队成员来自北京、上海、台北和美国百老汇,集中了华人世界一流的专业音乐剧创作人才。北京舞蹈学院、中央戏剧学院和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师生,以及阿佳-高原红、明骏女子组合和山鹰组合等,参与了本专辑歌曲的录制演唱工作。女一号和男一号演唱者分别由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曾黎和柯皓燃担任。

 “这是我打造歌舞娱乐王国的一部十分重要的音乐剧,或者说代表剧作。”谈到《爱我就给我跳支舞》,文硕显然十分欣慰。

事实上,为了拍好这部音乐剧,文硕经历了许多挫折。谈到这点,文硕显然感慨万分。“这部音乐剧影片我整整筹备了四年多,四年多以来我向这部音乐剧影片冲刺了四次:第一次是投资商到位,宾利和劳斯莱斯的中国总代理希翼投资,但由于非典的缘故,错过档期,与邀请的大牌明星郭富城和李紋擦肩而过;第二次是与中国唱片总企业合作,几家投资者还专门合资改组了中唱华夏演出企业,用于投资这部影片,但资金到位以后,演出企业领导临时改变主意,致使影片再次流产;第三次是一位大款好友表示可以以我全部房产作抵押,借钱给我做这部影片,但最后资金并没有到位,这是折腾我最大的一次。第四次是因为艺术见解不同,断然拒绝与欧洲合作舞台版。”

目睹先后几家投资方犹豫不决的情况,文硕最后毅然决定卖掉几套自家房产,自筹资金200万,实质性地开始推动本音乐剧影片的进程,表现出志在必得的信心。

谈及原因,文硕对我则说了这样一段话,“中国缺乏的不是音乐剧市场,而是兼具原创突破性和市场爆发力的音乐剧娱乐产品;在中国,音乐剧影片具有巨大的市场空间和盈利潜力。他坚信,一个民族的学问传统固然必须考虑,但在娱乐经济时代,凡是直面娱乐、能真正感动大众的艺术作品,无论是音乐剧、歌舞片还是其它类型片,无论是国外或国内,都会有旺盛的生命力,总会具有普遍的感染力,这种感染力是超越民族和时代的界限而直接打动每个人内心的。当然,也就会随之带来巨大的市场价值。”

文硕初步成功了,《爱我就给我跳支舞》CD概念专辑一经问世,马上在娱乐界又掀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暴。

结束语:做原创音乐剧的普罗米修斯

文硕是这个时代中,起码是在笔者阅人无数之中最纯朴、稚气的“大男孩”。他的身上充满了一种理想主义的色彩,对这一点,他从不否认,“人类是需要理想的,没有理想的人,是可耻的。”所以,他喜欢颠覆旧的东西,从不喜欢重复做别人做过的事。或许是这份超凡脱俗的“童贞”令其沉醉于绚烂多姿的个人精神世界里,孤芳自赏到几近疯狂的境地。他的感性多带有诗人的气息,却是个能从会计界、财经界到传媒娱乐业等不同领域的大跨越中的倡导者和先行者。满腹经纶、满口谬论的李敖大陆学问之旅,其实就是娱乐经济概念的一个学问秀,但文硕在其涉及每个领域理论上抛砖引玉的贡献,所昭示的都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学者,而非秀场的舞者。近年来他在音乐剧界所作的艰难努力,再次反映了这一点。

21世纪以来,西方音乐剧的引进日渐趋多,可回想起来,真正体现了百老汇专业精神和娱乐大众精神的原创华语音乐剧,又有多少被创作出来了呢?文硕反复对大家强调:“大家绝对不是一概地批评本土音乐剧创作,只是希翼艺术家们能放下架子,从对欧洲音乐剧的顶礼膜拜,转而跪下来亲吻百老汇历史上一系列音乐剧经典,虚心求教于人家。因为要掌握正宗音乐剧的真谛,就得屈从于百老汇的绝对权威的脚下。大量学习美国经典音乐剧,恐怕仍为一门功课。”为继续传播他的正宗传承音乐剧思想,继《音乐剧导论》(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教材)和《音乐剧的文硕视野》之后,一部新的音乐剧专著《音乐剧思想史》即将完稿。从世界音乐剧的思想长河中去追寻正宗音乐剧的真实面目,让中国音乐剧人走出欧洲音乐剧的围墙和迷宫,乃是文硕再次努力的一个目标。

文硕告诉大家,“得天下之英才而教育之”乃人生一大乐事,如果他死后用哪句话作为墓志的话,那肯定是:“偷火归于人类的普罗米修斯,即便被缚于山崖之巅,任由山鹰啄目,后人看来,他本身仍是一团须仰视才见其雄姿的神圣烈焰,他的精神还将一直燃烧下去,洞明世界。”投入音乐剧事业的几年,是文硕一生中最艰难的几年,但他乐在其中。喜欢颠覆的文硕从没停止过思想,而他每次崩出的思想火花又是那样超前,那般独特。

理解文硕,确实需要超凡智慧!

(本文发表于新浪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